新冠疫情专题

加拿大研究人员利用藻类制造 COVID-19 血清学检测试剂盒

 

加拿大韦仕敦大学和森科公司的研究人员合作生产 COVID-19 血清学检测试剂盒。博士生 Daniel GiguereSam Slattery 正在利用藻类生产出必需蛋白质,以在人体内识别出曾经感染过 COVID-19 的抗体。

大规模的血清学检测发展受到可廉价且大量生产病毒蛋白能力的限制。 目前相关检测主要依赖于利用昆虫或哺乳动物细胞等制造的蛋白质, 具有价格高且难以规模化生产等局限性。 相比而言,藻类生长成本低,且容易被改造用于生产病毒蛋白质。

研究人员表示该系统具有巨大的潜力,不仅能生产所需的蛋白质, 还可通过适当的修饰来模拟人体蛋白的合成过程。 研究人员正在利用相关技术来快速生产蛋白质, 并进一步检验其是否可作为有效的检测试剂。

更多详情请浏览新闻稿: Western News

全球要闻

美国农业部敲定生物技术法规更新的最终稿

 

近日,美国农业部长桑尼·普渡发布了新法规, 即“可持续的、生态的、一致的、统一的、负责任的、有效” 的规则( Sustainable, Ecological, Consistent, Uniform, Responsible, Efficient Rule/SECURE Rule )。该规则根据《植物保护法》对美国农业部生物技术法规进行了更新,旨在消除美国农业部 30 年来重复、过时的程序,简化生物技术法规。 预计这一举措将促进现代生物技术及其产品的开发和利用, 在使农民和其他相关利益者受益的同时保持透明、一致、基于科学和风险均衡的监管体系。

美国环境保护署表示支持该项法规的最终稿,将继续减少非必要的法规,并计划在年内发布该机构的提议。 同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将与美国农业部进行合作,利用科学的监管方法促进农业生物技术创新, 以确保美国消费者的食品安全。

更多详情请浏览新闻稿: USDA

欧洲食品安全局发布关于油菜 MS11 的科学意见

 

根据 EFSA-GMO-BE-2016-138 法规第 1829/2003 号“关于进口、加工、食品和饲料用途”的规定,欧洲食品安全局转基因生物专家组发表了“关于油菜 MS11 安全性的科学意见”。

油菜 MS11 具有雄性不育性和耐草铵膦除草剂等特性。根据申请书中提供的信息,转基因专家组得出以下结论: 通过分子数据和生物信息分析没有发现需要进行食品/饲料安全评估的问题,油菜 MS11 与常规育种油菜的农艺性状/表型特征无差异,无需进一步评估。

该科学意见还指出,由于缺乏合适的油脂成分数据集,无法得出成分分析的结论;没有发现油菜 MS11 表达的 BarnaseBarstarPAT/bar 蛋白相关毒理或致敏性问题。由于成分分析的不完整性,专家组也无法完成油菜 MS11 的毒理、致敏性和营养评价。专家组还认为,即使油菜 MS11 种子意外泄漏到环境中也不会引起环境安全问题。

油菜 MS11 仅用于生产杂交种子,预计不会作为一种单独的食品/饲料产品进行商业化,因此,油菜 MS11 成分极少可能进入食品/饲料链。因此,转基因专家小组指出,油菜 MS11 不会对人类和动物构成风险,且环境暴露的规模有限。

更多详情请浏览新闻稿: EFSA Journal

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通过转基因马铃薯安全性评估

 

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评估通过了两个转基因马铃薯品种,表示其没有潜在的公共健康和安全隐患。

上述两种转基因马铃薯品种是从马铃薯现有品系 V11Z6 培育而来。其中,前者具有低丙烯酰胺和抗褐变的特性,后者则同时具有低丙烯酰胺、 抗褐变和抗叶枯病等特性。 目前,品种培育机构正在寻求批准该转基因马铃薯制成的食品,例如马铃薯淀粉和预煮薯片,使其能在海外种植。

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采取一系列指标对转基因马铃薯进行评估, 如过敏风险和转基因马铃薯潜在的意外影响,并认为其与传统育种的马铃薯具有同样的安全性。 目前,监管机构正在向公众征求意见,并将相关意见作为下一步决策的参考。

更多详情请浏览新闻稿: FSANZ

国际研究团队认为基因组编辑和其他创新可以加速粮食系统转型

 

一个由近 50 名专家组成的国际团队确定了 75 项新兴创新技术和 8 项行动要点,旨在加速传统粮食体系向可持续和健康的粮食体系过渡。相关建议发表在《自然食品》杂志上。

目前,全球 40% 的土地用于粮食生产,导致土地用途改变、生物多样性丧失和温室气体排放。 因此,该专家团队认为必须对粮食生产方式进行重大变革, 并提出对于粮食系统转型至关重要的新兴创新技术,例如基因组编辑、垂直农业、固氮作物、将昆虫作为食物与饲料等。

在加速粮食系统转型的 8 项行动中, 5 项行动涉及信任、改变心态、促进社会许可和防止不必要的影响等方面。 其中,第一项行动要点侧重于在粮食系统的关键参与者之间建立信任,包括农民、消费者和食品公司, 且彼此之间必须对各种粮食系统成果的可获取性方面具有共同的价值观,例如可持续性获取和社会经济优势。

更多详情请浏览新闻稿: Wageningen University and Research

研究进展